热门关键字:  888真人平台注册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888真人集团 > 内容

风云突变维旺迪的《魔兽世界》陷阱

2018-09-02 来源:本站

  【eNews专稿】《魔兽世界》中国运营风云突变。9月22日,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魔兽世界》签约有了进一步的消息,九城、奥美可能分享该网络游戏在大陆的运营权和游戏点卡销售权。

  九城、奥美算是赢了吗?好像没有,因为它们至今都没有与维旺迪正式签约;既然没赢,那么它们是不是输了?其实也没有,维旺迪和暴雪都没说过这两家企业出局。不赢不输、不清不楚的结果对很多国内企业都是一样的。《魔兽世界》就像一个谜团,悬在每个参与竞标企业的心中,这个谜团任由人想象而没有标准答案。

  2002年底,维旺迪开始着手为尚在开发阶段的《魔兽世界》寻找在中国的合作伙伴。以《魔兽争霸》系列的名声,加上暴雪精品路线在玩家中的口碑,当时吸引了国内大约30多家厂商的目光,纷纷都表示了希望合作的意愿。

  不少企业竟然是临时注册、临时组建的“草台班底”,就为了赌一赌暴雪网络游戏,拿到一张通向娱乐业的入场券。《魔兽世界》的魔力可见一斑。

  2002年底,由维旺迪香港及中国区完成对国内角逐《魔兽世界》厂商的首轮筛选。在此基础上。2003年1月13~14日,在上海的金贸君悦酒店,维旺迪环球娱乐先后对30余家厂商进行了首轮正式面谈,由韩国籍的TaewonYun对各厂商进行游戏运营面的综合考评,HubertLarenaudie则详细了解各厂商的公司商务运作能力。

  此次会面,双方并没有通知任何媒体。事后从维旺迪到国内各厂商,对此次面谈均三缄其口。据说维旺迪没有表明“谁走谁留”,大家都听到同样一个问题:维旺迪想了解,它在中国大陆未来的合作伙伴究竟是怎么样的企业,又是些怎么样的人。

  参与2003年2月19日维旺迪会谈的厂商一下缩减至不到10家,几家有实力的渐渐浮出水面。九城、光通、盛大、育碧、腾讯等几大运营商幸存,综合实力的比拼几近白热化。2003年2月底,维旺迪又在新加坡举办了第三次会谈,国内主要厂商都参加了此次会谈。从这次的会谈开始,谈判逐渐明朗化,维旺迪开始对几个重点的合作厂商进行更加细致的长时间考察。

  2003年3月3日,暴雪副总裁比尔·罗珀为《魔兽争霸》资料片来华宣传,同时,维旺迪香港及中国区的经理Michael也来到上海。此时维旺迪眼中中国区运营商的人选已经缩小到3~4家。

  按照市场最早流传的说法,维旺迪看中的三大运营商分别是上海盛大、九城和武汉奥美。该求证的媒体都求证过了,三家运营商表达了差不多的意思:事情还没有最终敲定,仍将尽力争取《魔兽世界》。

  项目招标在7月初遇到了波折:包括游戏执行招标中的暴雪代表比尔在内的暴雪游戏研发三大巨头突然离职。虽然此事没有直接影响到《魔兽世界》,比尔等三大巨头并不负责网络游戏的研发,但是《魔兽世界》的研发却因为暴雪内部的动荡和维旺迪暧昧的资本运作意图而变缓--本来游戏预定的内测时间为今年秋季,现在推迟到了今年第四季度。有消息说,《魔兽世界》还会继续推迟。

  参与最后洽谈的厂商通过各种办法,从维旺迪内部了解到《魔兽世界》中国代理权有可能被无限期搁置。“我们无限遗憾,这是维旺迪的损失,更是中国游戏市场的损失。”有的参与企业大发感慨。

  不愧为大型传媒集团,维旺迪很快就从人事风波中恢复过来。2003年7月25日,在洛杉矶维旺迪与暴雪进行最后的联席会议。会议综合评估了最后的几家厂商,最终确定了入围核心。该名单同样没有对外宣布。

  《魔兽世界》项目久拖而不断让参与竞标的厂商耗费了大量精力,越飙越高,越炒越离谱的报价让中国运营商倍感压力,招标运作的过分神秘、保守更是引起了人们的猜测。

  “维旺迪越是拖,价格越是高;价格越是高,市场期待值越是高;市场人气旺了,维旺迪越是能控制运营商,进而控制市场。”会不会维旺迪想要自己做《魔兽世界》啊?看看人家的商业把持能力,中国运营商不禁胆寒。

  这时候市场上突然冒出一个不胫而走的“维旺迪假说”:维旺迪要注资合资公司,自行运营《魔兽世界》。招标会形同虚设,维旺迪肥水不流外人田。人们相互猜疑,开始捕风捉影。有人说这家合资公司注册在香港,有人指着上海的天图科技说这就是那家合资公司,还有人愿意相信维旺迪会把游戏运营权交给韩国区的运营商韩光光通。

  但是维旺迪没有那么傻。这段时间它做了两件事:第一,它以考察企业运作为名,向与它关系比较贴近的投标商打听如何在中国市场注册游戏版号、办ICP证,引进游戏如何通过游戏许可。第二,它通过不同的渠道向运营商暗示,询问它们是不是同意中国区由几家公司一起来运营《魔兽世界》。维旺迪想干什么?有心眼的本土运营商一下子开始警惕起来。

  “将运营商彼此分开,就能相互竞争,彼此牵制,维旺迪就能长期控制《魔兽世界》,长期赢利。”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维旺迪精心为中国运营商准备了两套方案。

  方案A:将游戏运营地区“南北分裂”,“北京、成都归在华北,算一大块市场;上海与广州算华东区,算一大块市场。两个市场找两个运营商。”此方案一出,运营商阵营一片哗然,“哪有这样做生意的,维旺迪真是个另类。”方案A无人接茬,草草落幕。

  维旺迪又拿出了方案B,将网络游戏中运营关联不大的两块业务技术支持与市场运作相对分离,在不打乱全国运营的基础上,招收擅长技术的运营商打理技术平台,吸纳擅长渠道运作的运营商管理渠道,业务衔接、沟通由维旺迪在华的合资公司统筹规划。

  方案B其实就是中国网络游戏模式中的“九城模式”的变体,它比方案A更加合理,但是维旺迪要参与运营管理这点还是让运营商举棋不定。“就算是中韩合作的模式,上游开发商也不会如此明显地参与游戏运作。维旺迪暗中打破行规,今后网络游戏商业谈判中国运营商的底线就很难守住,以后的利益更难保。”运营商代表称。

  “通过一个合资公司,维旺迪绕开了政策,进入了市场。看起来是合资,其实是假合资;看起来是合作,其实是假合作。”有识之士呼吁市场对此现象多多加以关注,“不要等到自己的利益没有了,再想到保护自己。”

  行业内把那些出于利益考虑,愿意与维旺迪达成不平等商业合作的运营商称为“叛徒”,扬言要“清理门户”,但问题是每家运营商都想做“叛徒”--饮鸩止渴总比公司倒闭强。很多抨击九城、奥美的厂商也承认,如果维旺迪看上自己,它也会不计一切代价与之合作的。“毕竟,这款游戏给国内带来的影响太大了,要翻盘就在此刻。”

  《魔兽世界》的报价也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高。“我们能接受的价位最多800万美元,上亿人民币就是1000多万美元,根本不可能的。”一亿元人民币等于10%网络游戏的市场份额,就这么拱手让给一部游戏了,运营商想不通。

  广大玩家对《魔兽世界》的到来感到欢欣鼓舞,但是站在产业链的角度,《魔兽世界》落户中国可能意味对现有市场,尤其是国产网络游戏产业造成强大的冲击。

  让我们来做一个简单的定性比较(该比较与游戏现有市场地位没有必然联系):中国市场的三大项目《奇迹》、《仙境传说》、《传奇3》技术上基本在同一级别,《无尽的任务》(EQ)在技术上更为优秀。那么,暴雪的《魔兽世界》处在什么市场位置?“它基本等同于《无尽的任务2》(EQ2)。”

  再将《魔兽世界》与国产网络游戏做技术上的比较(该比较与游戏预期市场地位没有必然联系),结果更是明显。金山的网游大作《剑侠情缘》只是相当于传奇2,盛大2004年年初将要推出的3D版《传奇世界》离EQ2还有相当的差距。国产游戏想要从《魔兽》口中夺食似乎是非常困难的。